用较细的美甲金属线按照一定的间距竖着贴在食指和无名指上,温暖见他径自把项链放上去

今年秋冬格子是最不能忽视的时尚元素,如果担心格子西装、格子大衣不适合你,那么下面这款甜美又温暖的格子美甲你可一定不能再错过!小编今天为大家带来一款好看的格子美甲教程。

阳光犹如一双情人的手轻抚过你的脸,很轻柔也很温暖。此时有一个穿灰色短风衣的男人推门进入这家名为“温暖的格子铺”的小店。这家小店虽处繁华地段,但总给人以一种心灵上的休憩。店主人是个年轻的女孩,她的格子是用来出租的,租给那些有故事的人,卖给那些有缘人。店主的名字就叫温暖。
  男人走进店里,店主并没打招呼,似乎两个人本来就是相熟的。男人随意地四处看看。他遇见了自己想要的格子,于是问,请问这里是否已经租出去了?
  温暖破着脚过去,答,这个格子,它还在等它的主人。
  那我要了。说完,他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是一条手工精致的项链。他把它放上去。
  这条项链很漂亮。温暖见他径自把项链放上去,也不阻止。
  这不是条简单的项链。男人转头,边告诉她,边拿起项链,打开心形吊坠,从里面传出一首《天堂》的曲子来。
  原来这还是个音乐盒。温暖不得不叹服设计它的人的独特之处。她见他已经将音乐盒放好,于是请他到柜台边填写租赁单。
  你叫林俊。你能告诉我这条项链的故事吗?
  项链的主人叫温暖,是个善良的女孩,也是我心爱的女孩。林俊开始诉说起这段他不愿提及的往事。
  温暖简单的哦了一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这故事或悲伤、或快乐。他们把它拿到温暖的格子铺里,是分享、也是忘却。
  林俊和温暖的相识不算惊心动魄,也不算刻意而为。偶然间他走进淘吧,在这一方小天地里,他又找到了儿时的快乐。店主人是个不算漂亮的女孩,她的脚还有点残疾,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快乐。接触长了,他的心逐渐被她吸引,他知道自己爱上她了。当他把这一切都告诉她的时候,他很欣喜,她也是如他一样。原来,自己和温暖是如此地心意相通。他把自己的喜悦告诉给艾虎听时,他并不知道艾虎脸上掠过一抹失落。他比他早认识温暖,也比他早爱上温暖,只是他比他先说出“我爱你”三个字。他也就只有将这份爱深埋于心底了。
  沉浸在爱情里的林俊把一切都想得太过于简单了,当他把女孩的情况告诉爷爷的时候,遭到了林爷爷强烈的反对。林爷爷反对的最直接的一个原因就是温暖的家境不好。在林爷爷固有的思想里,孙子自然要和名门淑媛结婚。如果孙子只是一时新鲜,想换口味,当然可以。但是如果论结婚,他坚决不同意,这显然就门不当户不对了。
  他们的爱情进行的很艰难。为了温暖,林俊彻底和爷爷闹翻了。他从家里搬出来,不想再回到那个没有温暖的家。林爷爷无论也不会料到一向温顺的孙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忤逆自己,他切断他所有的经济来源,离开了林氏,林俊就什么都不是。
  自从孙子离开后,林爷爷开始想念起离家很久的女儿。想当初,女儿也是因为一个穷小子而离开自己,难道这一切都错了吗?恰在此时,他的秘书送来一份调查报告。这份调查报告是关于温暖的,当他打开报告的时候,大吃一惊。温暖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外孙女,如果这样说来的话,林俊和温暖是嫡亲表兄妹,他一定要阻止两人这场不伦之恋。
  在工地上,林爷爷的秘书找到林俊,阿俊,回去吧。回去跟爷爷认个错。
  我不会回去,我并没有错。林俊拒绝回家,回到那个犹如冰窖一样的家。他知道他回去不好交差,于是转换了一下口气道,爷爷他好吗?
  董事长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想你。秘书如实相告。
  他的心里是想念爷爷的,但是对于这件事,他不愿做过多地妥协,你回去告诉爷爷,如果他愿意接纳温暖成为他的孙媳妇了,我就会回去。说完,他又开始搬运砖头,与其他的工地工人并无两样。也许命运有时候真的很愿意和人们开玩笑,恰在这时,从脚手架上掉下的木头不偏不倚地砸中林俊的头。他就这样在他面前倒地,顿时现场乱成一片。温暖在得知消息的时候,匆忙赶去医院的途中,发生了车祸……
  对不起,让你想起你不愉快的过去。温暖很唏嘘这个和自己同名的女孩,也为他的深情而感动。
  没关系,也许是我太需要一个人来听我倾诉了吧。林俊微笑着离开这间格子铺。
  温暖的格子铺里依旧上演着它自己的故事,它也不会因为一条项链的出现而改变些什么。每当下午时分,林俊总是会出现在温暖的格子铺里。他有时顾自看,有时就坐在铺子里的一角,很安静,就像一尊蜡像似的。偶尔,温暖会端上一杯水,会说,累了,就看看外面的风景吧。林俊接过杯子,颔首一笑。之后,店里除了悠扬的乐曲声,也就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了。偶尔会有几个小女生进入店铺,询问。温暖总是微笑着,告诉女孩子们每件物品的故事。喜欢,就请带走一件,钱,随意,想给就给,不想给,也没关系。这时,林俊总是看着她,眼神里尽现温柔之色。
  有个女孩看中了林俊的项链,问,老板,这个项链可以卖给我吗?
  温暖看着项链,她自己也很喜欢这条项链,她想它的主人一定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里等着它。从而微笑着说,对不起,这条项链已经有它的主人了。
  这样啊。女孩眼中露出失望之色。她的眼睛从项链上移开,又开始物色其他东西。她挑选了几样后,付钱,离开。
  等那个女孩离开后,温暖才走到林俊身边,真是对不起,你的项链,我自作主张没卖给那个女孩。
  林俊起身看她,没关系。我觉得那个女孩,她不会爱惜这条项链的。
  我想也是。温暖笑着说完后又回到自己的座位。此后,店里又恢复了安静。
  过了很久。温暖要关店门了。林俊也要离开了。在拉上卷帘门后,林俊问,要不送你回去吧。温暖回答,不用了,我离这儿挺近的。于是,两人在温暖的格子铺分别。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有一次,林俊和温暖在格子铺分别的情景被温暖的爷爷看见了,他很担心。于是对来找温暖的大刘说,艾虎那小子找到暖暖了。
  他怎么来了?
  该来的总也躲不掉。不过我很奇怪,暖暖为什么叫他林俊。阿俊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这一切只有让那小子自己来说明了。大刘的双拳握得很紧。他怎么也不会忘记,温暖醒来时的样子。
  那时候也是这样的暖阳,温暖在病房里睡了一个多月才醒来。醒来后的她就如同是个新生婴儿一样,对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
  这是哪里?
  这是医院。
  我为什么在这里?
  因为你生病了。
  你是谁?
  我叫大刘。他指着自己身边的老人说,他是爷爷。
  大刘。爷爷。温暖看着眼前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认真地记着他们的样貌和名字,生怕一会儿又会忘记了。
  暖暖,有没有哪里感到不舒服的?
  没有。爷爷,我不喜欢这里,我想离开这里。
  好,我们现在就离开。说完,大刘一阵风似地离开,迅速办好出院手续,离开这座城市。他想给暖暖一个全新的生活,在她的生活和生命里没有林俊,没有这一切地从前,只有大刘,只有爷爷,只有一间小小的格子铺。于是就这样,大刘、温爷爷和温暖三个人远离大都市的喧嚣,选择来到这座小城市,开始他们三个人的生活。三个人的生活很快乐,也很简单。他从来都没想到过,艾虎会出现在这座城市里。
  艾虎又来格子铺了。不过,很意外。他看见的不是温暖而是温爷爷和大刘。
  爷爷。
  不要叫我爷爷。
  大刘。艾虎看看温爷爷,又看看大刘。但是两个人都并不太愿意与他对话。
  艾虎,你怎么会变成林俊?
  艾虎是谁?他当林俊已经很多年了,如果不是温爷爷的提醒,也许到现在他都一直认定自己就是林俊。想当初,林俊去世后,林爷爷就认定了艾虎就是林俊。也就这样艾虎开始了林俊的生活。
  艾虎就是你。
  不,我不是艾虎。
  艾虎,求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来找暖暖了。
  暖暖是我深爱着的女孩,我不可能放弃她。
  你还有脸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暖暖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我承认那是我的错。可是,暖暖和阿俊在一起,她就一定能幸福吗?再说了,暖暖和阿俊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的。
  你又怎么知道,暖暖不能和阿俊在一起?
  阿俊和暖暖是表兄妹。他们的父母是同父同母的嫡亲兄妹,所以他们不可能会在一起。
  你错了,暖暖不是,暖暖是她的父母领养的。我的亲孙女,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夭折了。
  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们?暖暖看着三个男人在谈论自己,突然有点明白了,冲出马路,一辆汽车向她疾驰而来……下一刻,温爷爷、大刘和艾虎三个男人,或坐,或站,或掩面,或扒门缝,或蹲下,一切都是因为手术室里的温暖。终于灯暗了,医生从里面出来了。她摘下口罩,摇摇头。
  “暖暖!”老人一声悲怆而有力的呼喊之后就不省人事,大刘忙着把爷爷带离手术室。艾虎颓然倒地,他怨自己,也恨自己,这一切都源于自己的出现……

STEP1:在大拇指和无名指涂抹浅豆沙色指甲油,中指和小拇指涂抹深豆沙色指甲油,而食指涂抹上镉浅绿色指甲油。

STEP2:用较细的美甲金属线按照一定的间距竖着贴在食指和无名指上,具体宽度可以参考图片。大拇指则是横着贴。

STEP3:用红色的指甲油填充金属线中间的空隙。

STEP4:将金属线轻轻撕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